• 本站两万五IP 三十五万PV 目前稳步增长中 优质广告位出横幅包月 内容不限 联盟勿扰 位置有限 先到先得 有意可详谈 QQ:120405813
您的位置:

首页  »  师生校园  »  被全班学生操遍的新班主任

分享到: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
被全班学生操遍的新班主任

      

「或許,你能來湊個熱鬧——你知道,如果你來的話,你將成為一個稀有動物。」弟弟幽默地聳聳肩膀,說話卻蠻大方。

他今年已經是高一的學生了。而作為他的姐姐,我要大他四歲。對我而言,大三的生活安逸自然,但時常會因為平淡而感到無聊。而更無聊的是我的弟弟—

—他所在的中學是我們這裡的私立學校:只招收男性學生——我的猜測是完全正確的:他們的校長是個封建古板的老頭兒。這讓這群可憐的小孩子與「班花」

之類的浪漫故事無緣。但是許多事,孩子們是無力改變的,我們的父母,或許更看重那個學校的嚴格管理吧!——苦了弟弟們了。

「這……不好吧。你們老師不會介意嗎?」——雖然我已經有一百個願意,但仍然覺得這樣試探著問一下會比較好。畢竟他們都是孩子嘛,特別是我的弟弟,不能讓他過分地想入非非。

「我們的班主任是校長的兒子,如果他在的話我絕對不會叫你來的……這你知道的。」弟弟急忙回答,「——他出差了,這個Party 屬於我們自己!」弟弟說得很自豪,但當他看到我面露難色(當然,是裝出來的,我怎麼會拒絕這幫純情的小男生呢?),又開始央求我:「好嘛~  姐姐,我都跟他們打過包票說你會去了,如果不兌現……我是要付錢的……」我知道他們班裡的許多孩子是知道我的。弟弟在班級裡的人緣很好,他的同學中,有許多常常到家裡來玩。弟弟會在這之前在電話裡把礙事的父母趕出去,卻會撥通我學校的電話央求我回來替他「招待客人」。這常常令我很為難。因為在他的同學們離開後,都會告訴其他人:弟弟有一個漂亮的姐姐,而且很「好客」……於是,我在他們班裡已經很出名了。但這之前的一切只是在家裡。我還從未曾想過去他們的班上參加什麼Party ?!

所以當弟弟拿著全班同學簽名的「請柬」來找我時,我多少會有些為難。但我想現在不會了,因為我已經確定他們那個可怕的老師不會干涉大家的活動,那我又有什麼理由拒絕他們呢?

「好吧!明天晚上麼?」

弟弟高興得蹦了起來:「是啊,晚上七點,我接你!」

我剛要答應,又想了想,終於還是決定說:「不,不要了。我想自己去,然後給你們一個驚喜。」弟弟多少有些不解,但想來我答應了他,這已經令他很興奮了。在他的印象中,姐姐是很守信用的——他覺得這就足夠了。

「好吧,一切隨你。如果你的『驚喜』需要很長時間準備的話,我想我們會容忍你稍微遲到一會兒的。」——他這樣說。你知道,我的弟弟是多麼瞭解他的姐姐。並且我想,我必須遲到。我要當著所有人的面出現!以最特別的我!——弟弟更像是猜到了我的想法,我們相視而笑。

「那麼,我想我現在得趕去學校了。」我笑著對他說,從**上坐起,起來的時候還衝他拋了給媚眼。而他則是在我經過他的時候,捏了一下我結實的屁股——這是我們之間,最簡單的禮儀。

……

出來的時候,天已經黑了。我這會兒得趕緊回學校了。我急急忙忙地向公車站ŪMG视讯真人荷官发牌,点击进入08;去,卻發現自己已經錯過了末班車。「該死!」我咒罵了一聲,如果剛剛在家裡和弟弟少來一次高潮,就肯定能節省回學校的打車錢了。而現在我必須面對另外一個問題——我口袋裡已經沒有錢了。怎麼辦?學校快關大門了,所以現在回弟弟那裡拿錢肯定來不及。我所能做的,只能是盼望著能遇到一位好心的司機,並且他能夠免費載我回去。

看著街道上車來車往,在霓紅中穿梭。我不知道哪輛車會是我的幸運星。一輛,兩輛,三輛……我知道我的幸運數字是12,所以,我決定等到第12輛車——這並不難,因為這條街已經被夜歸的車輛塞滿……

第12輛車來了,我最後祈禱了一下,然後試探著伸出手。車在路邊停下了。

我所考慮的是,是在窗外向他表露我的無助,還是選擇「先斬後奏」——到了地方在告訴他這個玩笑。

最後我選擇了後者,因為如果他不同意,我必須再等其他的車——而我知道我在趕時間。於是我故做坦然地進了車,坐在了司機的旁邊。那個司機看樣子比我大些,或許是剛剛畢業的大學生吧——你知道,現在工作是很難找的。大學生畢業做司機,這是很正常的事情。

「小姐去哪?」

「啊……啊,我是說,我要去××大學……哦,我想是這樣的。」我很緊張,我知道我的臉一定很紅,好在在夜幕下不會被他發現。

「OK,Let’ s go!」——這是一個很風趣的司機,「你在那讀書?」他問道。

「是的,大三。」——我知道我必須和他找些話題聊以博得他的一點好感。

「哦,我大三的時候每天都是坐公車的,小姐一定很有錢,能打得起TAXI!」

我在心裡抱怨了一聲,怎麼第一個話題就到重點了?該死!——「哦,事實上,我……」被人說中心事,我感到很羞愧。

「你……什麼?」他一邊開車,一邊咀嚼著我的話,忽然像是明白了什麼,「哦,I see ,你沒有帶錢對不對?沒有帶錢,又趕不上末班車,只好碰碰運氣了。對不對?」

看來他並不生氣。我笑了,說:「你真聰明,很會察言觀色。」

「不,不是聰明。只是因為我在做學生的時候,也遇到過這樣的事情。」他笑了。我很高興。

「那後來你是否走運呢?」

「我的那位司機好像是受了什麼氣,心情很不好。我沒敢告訴他,只是想,大不了到了地方要吵一架嘛。不過後來還算走運,他在我學校對面的路口闖了紅燈,被J。C 得住了,我便下了車——沒付錢哦。」——說完他笑了起來。

我也笑了起來。然後說:「那你也闖個紅燈吧!」

「不,我想不用了,能送這麼可愛的小姐回去,我感到很榮幸。今天我的生意很好,就免費載你一程吧!」——他說得我有些不好意思,但我真的很開心。

「你不冷麼?」他問我。他不問倒好,一問我真的覺得很冷了。儘管這裡的夏天很熱,但到了晚上,溫度下降得仍然很厲害。因為要去找弟弟,所以穿得很少。我看看自己:白色的連衣裙子。質地是皮的,緊身,油亮,很時髦的那種。

裙子不長,勉強能遮蓋住大腿的上部。剛剛和弟弟玩,頭髮上沾了許多精液,所以還在家裡洗了個頭,因為趕時間所以沒有吹乾就跑了出來,這讓我覺得更冷。

更要命的是,我竟然不小心把內褲落在了弟弟的床上(估計弟弟現在正聞著我的小內褲打手槍吧!這小子!)。冷風從裙子底部直吹我的陰戶,我能感覺到我的陰唇在顫抖。有點瘙癢,我想如果是暖風的話,或許會很舒服,但現在很冷,車門關得又不是很嚴實,所以……我開始打顫了。不過還是往下拉了拉那短得不能再短的裙子。

「如果你很冷的話,我可以把空調打開。」

「哦,我想那會很可笑,要知道沒有多少人會在夏天開暖風空調的。」我還是出於禮貌地拒絕了。邊說話卻邊一不小心打了個噴嚏——看來我感冒了。於是他還是打開了空調。這一開可倒好,空調的出風口剛好對著我的陰戶——和我剛剛設想的一樣。我不禁覺得很好笑。你知道,那很舒服。我更加調低了出風口的高度,以便它能正對著我此時撥開兩片肥厚的陰唇而暴露出來的陰核。

「幹嗎把出風口調得那麼低?」他問。

我的臉一下子紅了:「哦……啊,我是說,我……的腿有些冷……」說完這句話我就後悔了。這句話只能讓他去注意我那超短、超淫蕩的裙子。他看了看。

把一隻手伸到後面的座位上拿了一件衣服,說:「蓋上點吧!別凍著。」

「哦,謝謝。」

他把衣服放到了我的腿上,但他一不小心碰到了我大腿上的嫩肉。我以為他會拿開,但他沒有——看來,男人都是一樣的。再怎麼謙謙君子,也受不了這麼淫蕩的裙子和大腿。

我笑了笑,這回輪到他臉紅了。

我雙手把那衣服鋪開,蓋住了我的大腿,也蓋住了他的那隻手。他沒再說什麼,只是把手按在大腿上。這時候我發現我們的前方的車並不是很多,而且相當長一段距離內不會遇到紅綠燈——好得很!看來他可以放心把右手放在我的嫩肉上了。

「哎,太冷了,我都起雞皮疙瘩了。」我打趣地說,我知道他一定比我清楚。

我猜他的臉更紅了,因為他什麼也沒說。而我分明感覺到他的手在冒汗。我沒有抬頭看他的窘像,而是假裝因為坐得不大自然而在原位上挪動了幾下,從而故意把我的裙子往上提了提。

他發現了我這一舉動,便確定了我不會反抗。他的手沿著裙子的邊緣也往上挪了挪。我想我們都喜歡這種感覺,便一點一點緩慢地卻不停止地往上提我的裙子。裙沿最後提到了小腹的高度——我整個陰戶就完全被他握在手裡了!而我所思考的是,他濕潤的手上,是他的汗水多,還是我的淫水多。

(我不想描述當他發現我沒有穿內褲時候的驚訝表情。因為有許多優秀的文章中都已描述過。)

他的手在抖,五指張著,竟不敢動了。這讓我很不滿意。我看了看他,無奈地搖了搖頭——他不識趣,只好我來幫他了。我再次在位置上動了幾下,不過動作幅度比剛才大了一點,這樣來了幾次,終於成功了——我用我淫賤的陰唇咬住了他的一根手指!我猜他很高興。並且,他終於開始了動作,用那根被我狠狠「咬」住的手指一下一下抽插我的浪穴。這很舒服,但粘稠的手指(肯定是沾了太多的淫液)粘住了我的幾根陰毛,一下一下的抽插讓我感到有些疼。所以我也將雙手伸進那件鋪在大腿上的衣服裡,用兩根手指撥開了濃密的陰毛。這樣我就不會疼了,而他的抽插也因為少了陰毛的束縛而更加自如。他就這樣一直抽插著我的陰戶。不斷有大量的液體從裡面流出來。他還會試著用兩根手指,這我同樣受得了。然後他計劃用三根手指,但我阻止了——我可不是妓女,陰道怎麼會有那麼寬鬆呢?萬一被他插壞了我明天晚上可怎麼辦?——我想我還是很清醒的。

我這才發現他竟然故意帶我繞了一個大彎路——這個有趣的傢伙!看來校門已經關了,而現在要回學校至少還需要二十分鐘。我知道這二十分鐘,我——特別是我的陰戶,都是屬於他的。

「你好陰險(cattish)!」我打趣地說。

「你好淫賤(goatish)!」他竟然和我壓上了韻律,看來以前他是個校園詩人。我們兩個笑了。我當然知道為什麼自己會笑——因為我喜歡男人這麼說我——在這個時代,淫賤有什麼不好?

我們在馬路邊把車停下了。看來他是不甘心只是用手指姦淫我。但車裡的空間不大,我想他是不能和我來一次真正意義上的做愛。「你想怎樣呢?」我問他。

「I don’ t know……給我個建議吧。」他誠懇地說。

我衝他拋了一個淫蕩的媚眼。想了想(實際上早就想好了)說:「你可以用嘴啊!」然後用衝他笑笑。

「但是……你的……『嘴』太低了。」他沒有看我,低頭盯著我的「嘴」說。

「哎……拿你沒辦法。你開車也累了。我幫你吧!」然後我抬高腹部示意了一下,他馬上就明白了。伸手鎖上了車門。然後用手把我兩隻腳牽引到他的坐位邊。

我則將身體橫過來,用兩隻手支撐著我這邊的座位,把身體往上一撐,挺起小腹,把整個下身呈現在他面前——你知道的,這很累。而他可就好了,現在他只要一低頭就可以好無顧忌的用嘴巴戲弄我的陰戶。藉著旁邊的路燈光,我看到他用很幸福的眼神看了看我。然後低下頭,開始享受我淫蕩的陰唇和陰道。他把舌頭探出來,慢慢伸了進去。舌頭上的唾液和我的淫水混在一起搞得我氾濫的陰戶格外潤滑。他的舌頭則像小魚一樣在裡面亂折騰。一會兒捲起舌頭用舌頭包住我的小陰核,一會兒又用牙齒輕輕咬我肥厚的陰唇。因為不久前和弟弟做完,在家裡沖洗了一下,所以我對那裡的味道還是很放心的——從他那陶醉的眼神裡就看得出來。

我的胳膊很疼了。所以我支持不住往左邊傾倒了一下,我像犯了什麼錯似的又趕忙撐起身子,他明白我並不像他那麼好受,便幫我一把:把右手伸到我的背部支撐起來扶住我的身子。他力氣不小,這讓我省了不少力。我甚至可以騰出一只手去撫摩他的臉。但我不想打擾他不禁忌的吸吮,所以我寧肯選擇再把我的裙子拉高一點,使自己顯得更加淫蕩。他瞟了我一眼,很高興的嘟噥著。然後他抽出空閒著的左手玩弄起我的陰毛來。一撮一撮地替我「梳理」著,然後又揉搓幾下把它們弄亂,然後再一撮一撮地「梳理」……我則把手從領口伸進衣服裡,揉捏自己的乳房並盡可能地使它們上挺以博得享受我的人的歡心——你知道,我會盡可能地滿足每一個享受我的人,並且我喜歡這樣淫蕩。

這個時候我忽然想看看這個同樣享受著的自己。於是我伸出一隻手,把車中央懸掛著的後視鏡子轉向自己這邊,讓它照著自己的臉……我想看看我淫蕩的樣子——我是個小浪女!

但我很驚訝我看到了什麼,因為角度還不對,我沒有看到我的臉龐,而是看到了在車窗外,有三個高中生大小的孩子正在看「免費show」!天哪!看樣子他們已經看了很久了,我只顧著享受卻沒發現,白白讓他們佔了便宜!雖然如此,但我還是感覺到陰道比剛才又熱了些。

他們甚至還以為是我用鏡子照他們,便借助鏡子衝我打招呼。我在心裡咒罵了一聲,但又想:「算了算了,看就看唄,『實習』一下也好,明晚還要更多人看——或許還不止是看呢!」我淫蕩地衝著鏡子裡的他們笑了笑,算是回應。他們看到了我的笑容,就互相說了幾句話,肯定是評論我的吧!不過我猜他們一定很興奮,一定血脈膨脹了。畢竟是這麼近地欣賞這麼淫蕩的浪女,在他們眼皮底下淫蕩的自慰,並且被一個男人的舌頭干,我想我的淫蕩陰戶一定感到很驕傲。

但不久後,車窗外便又多了三個人。這不免讓我有些擔心起來,因為他們中的一個已經開始敲玻璃了。另一個則是到處找地方看能不能打開車門。可愛的司機還陶醉在我氾濫的陰戶中,好像並沒有注意到這些。於是我撥開了他支撐著我身體的右手,然後躺了下來。他好像剛好想咬一下我肥厚的陰唇,但一下咬了個空。便非常不滿地看了我一眼。我衝他浪笑了一下,說:「別這樣,『觀眾』太多了!」於是,他不情願的起身發動了汽車,汽車緩慢地移動了。我換回了坐姿,整理一下自己上面下面都很蓬亂的毛髮。我側頭看到車後的幾個高中生一陣唏噓,似乎還沒看過癮。看著他們凸起的褲襠,我忽然覺得很對不起他們。但我知道我不能做什麼,就又衝他們浪笑了一下,飛快的隨手拿過一張卡片,簽上我的電話和名字,然後半打開窗戶,扔了出去……接著,汽車飛一樣地在他們視線裡消失了……

關於我和那個司機,我不想寫更多了。大家應該都猜想得到——我被他用各種方式姦淫了整整一個晚上。我只能簡單地說:儘管我很喜歡這樣被陌生人姦淫的刺激,但第二天我的陰戶又紅又腫,走起路來都很費勁……哦……我可憐的騷穴,我以後要好好愛護它……時間過得很快,一晃就到了第二天晚上六點。我急忙趕回宿舍——好得很!她們都不在!別問我我的舍友們叫什麼名字,因為她們大都沒在宿舍過過夜,大學裡像我這樣多少有些淫蕩的女生很多,而有所不同的是,它們大都是和男朋友出去鬼混的。宿舍只是她們存放行李的地方罷了。我在我的箱子裡翻來翻去,勉強找到幾件「穿得出去」的衣物:一雙鏤空最大的高根鞋——基本上就是用幾根線編出來的,很前衛的那種。然後又從我自己的一個秘密地方找出一件超短的緊身、彈力布做的小短裙。然後我拿出了一套純透明的內衣褲,同樣在光照下也會反光發亮的那種(我不喜歡那種絲質肉黃色半透明的內衣褲,這多半和我的淫蕩和愛好暴露有關吧!)。我戴上胸罩,然後考慮要不要穿上內褲。最後我還是決定穿上——我怕再遇到像昨晚上那樣的事情。

然後我又找到一件紅色露肩並露臍的小短半袖和一條透明的窄腰帶。

我把高跟鞋、小短裙、半袖、腰帶都放在包裡——你知道他們佔不了多大的空間。然後穿上了旅遊鞋、牛仔褲、一件大毛衣——把自己打扮成了一個蠻普通的女大學生。別奇怪,這是我的計劃。

為了不被人吃豆腐,我沒有選擇坐公車(在公車上經常被吃豆腐,這讓我很頭疼也很興奮。但這次為了更大的興奮,我只能放棄。),而是選擇打車去弟弟所在的私立高中。並且我特意坐到了TAXI的後座位——事實上這一切都是沒什麼必要的。我忘記了自己穿得很平庸,儘管臉還是那張性感的小臉蛋,但肥大的毛衣和俗氣的牛仔褲是不會引起任何人注意的。

這次的司機是個老頭兒——我開始嘲笑自己的多疑慮和過分的自信。

付了錢,我跳舞一樣地下了車。性質勃勃地走進校門。那門衛正猶豫著要不要盤問我——要知道,他們的學校並沒有女學生。但是我畢竟已經是大三的學生了,他們也許以為我是新來的老師,就停止了。我揚著頭進去,蠻驕傲的樣子。

我在想,等我畢業了,倒是真的可以來這裡當一個老師……但是我能教什麼呢?

哦,對了,我可以教學生們生物,特別是人體生理!great!我會開設好多的實驗課,我想,我會拿自己的身體講解!到時候看過這篇文章的朋友可要來捧場啊!

教學樓很大,弟弟的班級在四樓。我有些怕,因為沒有人——看來只有弟弟的班級在開Party ,後來弟弟告訴我,這個派對是為了慶祝他們班主任出差的——真受不了這些孩子們!我搖了搖頭,繼續往樓上走。到了三樓的時候仍然聽不到什麼聲音,這讓我以為我走錯了。但想了想,應該沒有錯的。弟弟介紹的很詳細——確切地說,孩子們的「請柬」裡把地點寫得很詳細。這多半是他們怕把到手的「嫩肉」讓到別的群體裡去吧!我邊想邊笑。

到了四樓,我看到最裡面的班級裡開著燈,燈五顏六色的很是好看;看來「弟弟們」確實在這了。但為什麼沒有聲音呢?我仍是搞不懂。

走到他們後門的時候,我發現門上有一塊玻璃,我想看看他們在幹什麼——果然不出我所料,這些男孩子們在集體看A 片,大部分是邊看邊手淫,我看著那一根根血脈膨脹的陰莖,心裡打了個顫——難怪從遠處聽會那麼安靜!受不了他們!我大致查看了一下,屋子裡面大約有將近四十個人——天啊,對一個女生來說,這是不是多了點?這附近最近的醫院在哪呀?——我一定會被干死的!但這又讓我異常興奮!因為我是小浪女!

我小心翼翼地敲了敲門——我聽到門裡面有一陣歡呼。但當弟弟打開門時,我又聽到一陣唉聲歎氣:「唉…… 怎麼這麼土啊!?」「我還以為會很……唉」——看來我的打扮的確讓他們失望了——但這在我的計劃之內!

開門的弟弟也很詫異,自己在學校專門用來「吹牛」用的姐姐怎麼會以這個形象面對他的同學?!我看到他臉紅了,然後抬起頭來瞪了我一眼!我依然報以淫蕩的一瞟,但他似乎並不滿意,垂頭喪氣地說:「姐姐,進來吧……唉……」

「我是不是來晚了?」我大聲問所有男孩子們。

「沒有,」弟弟一邊關電視一邊說:「大家在等你,你來了我們才開始。」

——我看到其他的孩子們在收拾椅子,沒幾分鐘,就把椅子從場地中央挪走,教室裡有了一大片空地。晚會似乎是要開始了。但每個人都垂頭喪氣,無精打采。

我隨便找了一個位置坐下——坐到了兩個男孩中間。弟弟則坐在另外一排。

一個英俊瀟灑的男孩拿起話筒,說了幾句形式上的開場詞。然後有幾個男生表演了一個現代舞。一切都和普通的派對一模一樣,沒什麼新意。

「姐—姐!姐—姐!姐—姐…… 」男孩們忽然開始叫起來,看來他們是想讓我出節目了——好得很。我起身走到場中央。拿起話筒說:「很高興來到這裡和大家共同度過今晚這個歡樂的時光,希望我能和你們每個人成為朋友。我有一個要求,就是,在我唱歌的時候,你們必須認真在下面看,不要離開你的座位……」,我的弟弟們應允了。

我從歌曲單中選了一首後街男孩的I need love ,然後跟著卡拉OK開始輕唱。

我發現所有的孩子們都盯著我,眼珠動都不動。這讓我有些緊張,但也很興奮。

當唱到第二段「we all realy need love……」的時候,屏幕上交錯的燈光和小弟弟們的眼神使我非常自然地(對我而言)或是突然地(對他們而言)一下子撥去了自己寬大的毛衣!那動作讓他們吃了一驚!他們看到了什麼?

他們看到了我純透明的內衣包裹下的乳房,乳頭凸起,似乎是在用力頂著油亮的內衣。在燈光的照耀下,包裹乳頭的地方閃閃發亮。孩子們先是鴉雀無聲,然後就歡呼起來,打著口哨……事實上我就是在跳脫衣舞,不是嗎?我決定先來一段dirty dance ,然後我繼續一邊唱,一邊隔著內衣揉搓自己碩大的乳房並盡量是它們挺起來……或是用一隻手把一隻乳房捧起來,像是展覽貴重物品一樣。

時不時的,還故意拉扯自己淫蕩性感的內衣,使粉嫩的乳頭暴露出來讓他們看個夠,但正當他們像猴子看到桃一樣流出口水時,我又極賦有挑逗性地把內衣穿好,只留下高聳風騷扭動著的屁股讓他們尖叫……唱了一會兒,我開始解我的腰帶……我故意放慢速度,一邊扭動著臀部,一邊一個孔一個孔,一寸一寸地松開我的腰帶,惹得男生們高聲叫好,呼哨不斷……當最後一個孔鬆開時,我俗氣的牛仔褲「唰」地落了下來。暴露出自己同樣透明的內褲——內褲包裹下濃密的陰毛——陰毛包裹下肥碩的陰唇——然後我把手伸進我的內褲(當然,他們看得到裡面的一切,這一切就像是看魚缸裡的魚一樣),撥開我的陰唇,盡量地張開,使他們當中眼力好的能夠看到我可愛淫蕩的陰核……

討厭的牛仔褲掛在我的小腿和腳腕上,這&